他约炮,死了
分类:手机游戏

老实巴交的Z先生死了。

这一死成了街头巷尾人们的饭后谈资,整个小城都轰动了。

他约炮,死了。因为,他光天化日之下死在了别的女人的床上。

图片 1

01

很多女人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因为这些女人没在男人的心尖上温柔地推拿过。

Z先生,四十岁左右,是我邻居家的远方亲戚,英俊、勤快、不善言辞,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做一名出租车司机。

他约炮,死了。男人,可以分成帅的和不帅的,又可以分成有钱的和没钱的。

Z先生呢,可以妥妥地被划归到帅的和有钱的这一列,他的钱足够让一家人衣食无忧,更为他加分的是,他还是浪漫的。

Z先生与老婆是相亲认识的。

他用躲在江畔放烟花的方式抱得了美人归。

他约炮,死了。电影《河东狮吼》中有一段描写老公疼爱老婆的经典台词: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

他约炮,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Z先生的的确确做到了。

婚后,Z先生对老婆疼爱有加,Z先生负责做饭、负责洗碗、负责洗衣服、负责拖地、负责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负责辅导孩子的作业,负责包揽学校的家长会。

而老婆只负责貌美如花。

赚钱养家的苦力活儿,毫无置疑也是归属Z先生的。

有那么一次,我外出跟同事聚餐碰到了Z先生的一家也在同一家饭馆就餐,席间,我不经意地注意到Z先生始终都在照顾着两个孩子,给孩子倒水、分餐、把孩子嘴边的饭粒擦拭干净,带孩子上厕所,而他的老婆却是自顾自的一边匆匆的吃饭一边沉浸在手机游戏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02

张小娴曾有句话:“爱情往往不是败于大是大非之下,而是流逝于微小的生活里。

爱情是优雅浪漫的,生活却是琐碎平淡的。

生活不光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细碎,甚至还会有很多的不雅,比如,那些随着时光流逝而暴露出来的缺点。

Z先生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挤出来分分秒秒的时间载客人赚钱。而他的老婆,衣食无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迷恋上了打麻将。

于是,Z先生的生活中每天在上演一模一样的情形: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脱了衣服,往沙发上一趟,连话也不想说一句。可是命运由不得他有片刻的闭睛养神,等着他的是照顾两个孩子以及整理满屋的家务和安排一家人的饮食。

老婆则从早到晚集结三五好友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日复一日地痴迷打牌。

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Z先生把当天最后一个客人送达目的地后,在雪花飞舞中小心翼翼的行驶,在拐弯的过程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辆疾驶的货车。为了躲避,Z先生本能之下脑海中一片空白猛打方向盘。最终车祸是避免了,但是Z先生和他的车却翻倒在路边深深的沟壑里。

闯了祸的货车呼啸着用最快的车速绝尘而去,寂寥的山脉间空无一人,除了偶尔不怕冷的鸟儿的鸣叫声,经过的车辆也少得可怜。

Z先生艰难地掏出手机第一个打给老婆,前两个电话老婆没有接,第三个电话终于接起来,还没等Z先生开始说话,电话那端的老婆不耐烦地急急的甩了句:“马上要胡了,这会没功夫跟你说”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满怀悲切,哀莫大于心死,Z先生彻底绝望。

Z先生陷入了昏迷。

03

Z先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弥漫着消毒液气味的医院中。

幸运的是,他除了有些轻微的外伤加上过度劳累又被惊吓外,其他方面没什么不测。

隔壁病床上的病友看他醒来,羡慕的对他说:“你老婆可真贤惠,在你睡着的这几个小时忙前忙后跑上跑下的为你办理入院手续。”

Z先生不禁苦笑:“这怎么可能?”

说话间,一位貌不惊人的女人走进来,柔声对他讲:“你总算醒来了,伤口无大碍,你需要好好静养几天。我给你买了晚饭,你趁热吃了吧。”

瞬间,一股暖流顺着每根血管涌遍了Z先生的全身。

是这个女人开车经过发现了他救了他并在医院照料着他。

这么多年,他在冷漠的世界孤单前行,他始终要追寻一份“如知己般被理解,如母爱一般被关照谅解”的情感。

Z先生像老房子着火又如同久旱逢甘霖般的爱上了这位陌生的女人。

他们约定,情人节这一天来场浪漫的约会。

Z先生容光焕发,早早的去理发店做了一个新发型,把嘴角的胡子茬刮得干干净净,换上新买的呢子大衣,甚至,他还破天荒人生中第一次用了香水。

04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死了。

他刚爬上她的床,一切还没正式开始,便头一歪眼一闭死了。

医生说他死于脑溢血。

这是Z先生四十年的人生中第一次约炮。

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女人,婚姻状态栏赫然醒目地写着丧偶,她的第一任丈夫在他们刚过完洞房花烛夜后因为一场突如而来的大地震死了。

“为什么你曾经那么在意我,现在却不?”Z先生美丽的老婆在Z先生的葬礼上悲痛欲绝地质问。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平台发布于手机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约炮,死了

上一篇:隔壁,吵架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