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骷髅玉(53)
分类:www.708567.com

上一章-水珍沉木

小说目录

[灵异]骷髅玉(53)。第五十三章-南平地宫

在离古墓几里的地方,有一家大排档。那家大排档,虽不如大城市里的,但毕竟在那种地方,有几位赶路的客人,就算不错了。

此时的已见不着日头了,临近傍晚。柳条随风一牵,乌云急匆匆地走过,树叶在地上摩擦,时而腾起,翻滚着地上的沙土。

我和蓝墨,各着披风,他表情冷峻,而我们一身深色便装,就像两个不速之客。我们打算先在这儿吃一顿,稍作休息,然后再赶路。

长长的披风连帽遮着了他的上半脸,几丝飘飘黑发凋落在面前,看他的面色高冷。冷冷坐在板凳上,一只腿立起来,风一吹,袖子缓缓扬起,看起来有些怪异。

桌子上的东西他一点也不吃,我便蹭了他一下:“蓝墨,你怎么了?”

他恍然扭头。

“怎么不吃?”

[灵异]骷髅玉(53)。他又微微摇头,“你吃吧。”

我看了周围的人,看看他的样子,又瞧了瞧桌上的饭菜。

趁一个端菜的小伙走过,我便拉住他的肩膀索问关于这古墓的事情,小伙神色惊愕,回眸望了望当掌柜的,惊恐万状,吞吞吐吐地说他不知道,然后又急忙走了。

顺着蓝墨的目光看过去,我这才发现,原来对桌的人也很不正常,而且似乎也和古墓的事情有点边缘,料不定,是月夫人的人。

我稍稍停下了箸子,细细听他们的讲话。

“你们都给我放心的该吃吃该喝喝!反正头儿交给我们的任务,是……”那个人吆喝着,旁边的一个年轻的称他说喝醉了,蹭了蹭他,眼神示意他不要说。

我招手让他们掌柜的过来,随口一问对桌他们是谁。只见掌柜的细声细语说:“他们是四川来的人,听说,是来……捕猎的……”

蓝墨的眼神似刀,可以杀人。他微微看着那当掌柜的,默默无语。

掌柜的一害怕说:“爷,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呀。”

[灵异]骷髅玉(53)。[灵异]骷髅玉(53)。我逼问:“那你干嘛这么害怕?四川语我听不出来么,分明就是和古墓有关系。”

掌柜的腿都吓软了,手也在抖,支支吾吾的,赶紧招了“爷,爷,我说实话。这几个儿是从……”他话刚说到一半儿,霍的一下面色铁青,强挺了上来,喉咙里像被什么噎住了,两目放直,纵身倒在桌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后背有一支锐利的小刀,正正扎入他的皮肉里,鲜血从他的嘴里一丝丝地流出来。

不用猜便知道是对面桌子的人干的,看来他们也是些有本事的,我刚站起身来,蓝墨便镇定地把我拉下;瞧他微微摇头的眼神,我知道他是示意我不要和他们真面起冲突,要不然,凭蓝墨的身手,那几个不会是他的对手。

既然如此,我轻轻给尸体瞑了目,也算是不想把事情搞大,又把掌柜的尸体一手推在桌子下。

对面的人早就有所防备,都是些粗鲁的人;那当头儿的,一身便装,身材粗大,肥胖黝黑的大脸,油光满面,那杂乱的黑发挤在两鬓,两只眼睛像老鼠一样,贼贼地观察着。

这我才意识到,方衷洺果然不是个好搞的东西,找来这么几个外地的,身手不错,但害是给他们干上了,我们两个,他们一群人,怕是也不好收拾。

午休。歇息的时间。那一群人各回各的窝,反正我是睡不沉的,眯上一会儿,就够了;至于陌蓝墨的,他更灵警,一直守在门上,静悄悄的。

这群壮汉睡觉的呼噜声响得我在隔壁也清楚可闻,看来这也不过是粗人,所谓粗人易鲁莽;午时这种时候,人稀,日高,是出行的好时机。故蓝墨即刻蹭了蹭我,我点了点头,健步如飞地走出这家大排档。临走前,那群壮汉还睡得老沉,我用干草围住四周围,并设置了一个陷阱;这样,一波人也能折去不少了。

这个古墓虽十分重大,但看起来却不比老晁墩棘手;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亏得也只有南平国的人想得出来。

不过,我们走了一程路,参天的古树覆盖在一起,地上都是腐烂的枯枝败叶,绿茫茫的一片,回首一望,倒像一个墨绿色的眼睛。天也开始变得黑黑的,乌云密布,四周围一片妖异的暗绿,一棵古树横在我们面前,枝条如河流般,蔓延到地上,枝条似乎迫不及待地向我们招手。

很奇怪的是,为什么几只蚂蚁爬到树身的一个凹陷处,确切来说像一个长长的口子后,这些蚂蚁就消失了。我认真地观察着这摆动的柳条,其实这也只算得上是枝条,况且这也不是什么柳树,只是枝条颀长,像手一样自然垂落下来;至于这凹陷的口子,还有消失的蚂蚁,倒使我想起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我顿时明白,原来这几万年古树,是靠吃这些尸体、活人、蚂蚁甚至是自身代谢的枯枝烂叶存活至今的,所以说,这棵古树就是传说中的百食树,又叫吸血树;这长长的口子就是它的嘴巴,它可以一口吞食了你,而这枝条,恰好成为它的手,你只要一碰到,就会被牢牢缠住,吸干你的血,最后将你的干尸喂进这“嘴巴”里面。

这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想必蓝墨也知道这么一回事。我们继续往前走,树叶飞快地飘落,似乎想把我们埋没了。

一个被枯叶堆满的石拱门上,刻着一些符号,符号的痕迹已经看得不完全清楚,是一串串连在一起的;像是什么密码,又像是在劝诫着什么,还像法语碑文。这个石拱门并不大,仅容单人一个个进入;令我疑惑的是,这成片的古树阴影之后,拱门里,竟是一座荒废的老宅。

这座老宅对我来说印象很深,就从第一眼开始,这幅荒凉破老的景象便深深地刻在我的脑中。但回过头仔细想想,这座古宅,貌似不是第一次见的,像是在哪里见过,什么时候看过,且不止一次,但记忆很模糊,不论怎样也想不起来。

“怎么了。”陌蓝墨转过头说,“不舒服?”

我强烈摇摇头,若有所思。然后仔细看这座古宅,破旧的油灯,四壁还雕着“南平”二字。大宅前有两只石狮,石狮上各载着一个骷髅头;沿着石槛走上去,可以清楚地看见一块破老的牌匾上写着“南平王府”。

看来我们是找对地方了。我和蓝墨互相看了一眼,同步跨进这南平王府,突然间,四面八方几堵大墙飞似的冲我们撞来,包围着我们,我们实在是措手不及,相互推着石墙。

我不知什么时候,我手掌下压着的某一块石砖头凹陷下去,倏忽四面八方的墙已经停了下来,我右手边的这座墙,变成石门洞开,朝里头看,像一间密室。

我和陌蓝墨面面相觑,小心翼翼地进入到了这个漆黑一片的密室。

能用空心的大商做成一间密室,也算是南平的一番本事。这密室一个影子也没有,满处黑黑的,我们后脚刚跟进来,石门就紧紧地合上了。我心骂着又来这一招,但没办法,还是得静看了。

水珍沉木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藏在这种地方,而且地上都是硬硬的石路,看来我们推断错了,这应该是墓室。但墓室也更不应该如此,要有墓道,墓碑,棺椁,粽子,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一个,除了空气,就只剩黑黑的一大团了。

手电筒的光在这漆黑的墓室里,是极微弱的,甚至可以说,只看得见彼此的脸。远处有一副黑木棺椁,这木,还是柘木。我靠近那个棺材,才知道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了。

蓝墨开始研究着这棺材。左看右看,才发现这墙壁上有镂刻的壁画,是一个妇女,在纺织布匹,地上还坐着一个小孩。小孩没有耳朵,手上还玩着丝纱。

“你看这是什么?”我指着壁画问。

蓝墨眼神游离,冷不丁抬头注视着。他的面色白皙,看起来异常骇人。我轻轻抚摸着墙面的画,这画居中,妇女的姿势,还有机杼,小孩在地上摊着,连起来刚好是蟠龙的样子。

没耳朵的孩童,这还是一个疑念。

“你听。”蓝墨突然间说。

我遽然回头,停下手中的活动,看着这个诡异的棺椁,竖起耳朵细细聆听。

远远只传来歌剧声,重鼻音,空灵凄异。像是什么东西的嘶叫声,鬼哭狼嚎的,听之毛骨悚然。

如果我猜不错,这应该是南平死士所唱的歌剧;每逢南平国征战,所有死士都会唱这首哀凉的歌剧示威,妇女在家也是如此,于是,征战之际,全城遍地皆是哀歌的声音。

我一惊恐,身子倾向壁画,不知触发了什么机关,前头的棺盖自动掀开。

尸身已经腐烂的只剩下青骨和一层霉皮,但其眼睛还是凸出的,惊奇的是,尸体的喉咙骨在动。

如此可断定此人生前必是干瘦干瘦的,手已经折断了,用破布包着。嘴巴是畸形的,估计是下椁的时候草草了事。

“他在动。”我惊叫说:“歌不会……是他唱的?”

“不错。”蓝墨点了点头,随身掏出一把匕首,正正戳中尸身的胸骨部,但是尸身是没反应的,蓝墨又将匕首扎进尸身的喉咙。

一声“呃”短暂地发出,绛紫色的血从尸身的嘴角一点点渗出。

随即青天里一声巨响打破了良久的沉寂,对面的壁画忽然间破开,沙石飞奔,墙体破裂。

我心里无声地想着:果然是机关。

但不可思议的是,墙壁破开之后,我们竟然会看到一个宽广的地宫,正中央整齐地摆着用石土制的千军兵马,士兵们同仇敌忾,一列列望去,我和蓝墨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秦始皇兵马俑。

这些兵士形象各异,旁边都是沙坑石堆,烛台上还点着一支硕大的蜡烛。

“这怎么可能?”我频频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蓝墨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兵马俑。”

陌蓝墨似乎想到了什么:“南平果真不简单。”

“可就算是仿制秦始皇兵马俑,这小小南平国,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辉煌艺术成品,更可能存到今天都完好无损。但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心里头很着急,就像是什么东西挠着心头似的,恨不得一下子弄清楚这一切。可不论要我怎么镇静,始终也无法像蓝墨一样,做什么事都那么有把握。

待我慢慢静下来回想这一切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方才所说是毫无疑问的。蓝墨已然静下心来,研究这一切了,不过我既然想到了,那么蓝墨脑海里,必定也已有一个答案。这一切,全是假象。

假象是无疑的,但问题就来了,姑且不谈南平人是如何做到的;就说我们的处境,要怎么样我们才能走出这个假象呢?

看这东西南北四座烛台,每个上,都有一把巨大的蜡烛,火极逼真,看起来熊熊燃烧,没有什么异样。但这火又是怎么来的,谁点上的,就算火是从我们刚刚进入地宫的那一刻开始燃烧的,那么到现在都差不多快上一刻钟了,烛台上应有燃后的蜡,但你仔细观察这些火,他们貌似永远也烧不尽,也就是说,火是假的。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反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轻轻吹了吹蜡烛,但发现火是死的,吹不灭,看地上有一些沙土,我一手将烛台推到在地。

“轰”的一声柱身裂开了。火灭了后,我清楚地注意到,身后的这些兵马俑像石灰似的散了,碎在一地后,滚滚白烟迷住了我的双眼。

当我抹着泪糊睁开眼时,地上只剩下残骸和白骨。

陌蓝墨骤然站起身来,指着方才那个被我毁掉的大烛台。

我这才意识到,眼前一切都是用来蛊惑人心的。包括这烛台。

“火。水珍沉木。”我自言自语道。

蓝墨即刻为我解惑:“不错。这种火,叫冥火,它正是从水珍沉木里提炼出来的。冥火可以制造出许许多多的假象,而这些东西,在人的眼里,这一切都是真的。或许也只有追眼通……”

我的眼神刚好和蓝墨对视。

骷髅玉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人平台发布于www.708567.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灵异]骷髅玉(53)

上一篇:www.708567.com大冰|一个孩子的心愿 下一篇:少女和猫的离家出走(或许是我今年写的最温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